故宫回应称'歴'取代'曆'不为错:汉唐之间常用

更新时间:2021-09-15 11:23:30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智睿

摘要:随着2013年版《故宫日历》热销,其封面所采用的“故宫日歴”中的“歴”究竟用得对不对,在媒体上引发了争论。应本版编辑之约,故宫出版社方面做出回应:首先,公众的争议说明社会公众和相关学者对传统文化的关注、关切。文字、书法、古代艺术品……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民族情感的寄托和文化传承的标志

随着2013年版《故宫日历》热销,其封面所采用的“故宫日歴 ”中的“歴”究竟用得对不对,在媒体上引发了争论。应本版编辑之约,故宫出版社方面做出回应:

首先,公众的争议说明社会公众和相关学者对传统文化的关注、关切。文字、书法、古代艺术品……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民族情感的寄托和文化传承的标志。质疑相关文字的使用,是大家希望维护文化尊严、加强自身文化身份认同的自发行为。对此,我们表示敬意和谢意。

其次,从2009年底出版的2010年版《故宫日历》开始,新版《故宫日历》已经连续出版4年,封面和书脊所采用的都是1935年版《故宫日历》封面所用汉隶碑帖集字。尽管每年都会有读者提出“歴”字的使用问题,我们也做过相应解释,但这一次引起的关注是很大的。这说明,作为普及性出版物和文化产品的新版《故宫日历》,被社会公众和广大读者更多地接触到,这是我们乐于见到的。

第三,我们认为,文字的问题、文化的问题,引起讨论,不是坏事。由于这一问题具有一定的专业性,我们请教了古书画、古文字等领域几位相关学者。他们的答复虽然各有不同的角度,但都认为这一用法并没有错,并给出了相应的文献依据。

概括地讲,“歷”是出现较早、含义较广的古字,虽然后来分化出了专用于表“历法”之意的“曆”字,但以“歷”代“曆”仍不为错。而“歷”在汉唐之间也常常写为“歴”,即《故宫日历》封面所用“歴”字。只是在后世对文字的规范过程中,以 “歷”为标准字形, “歴”便被视为异体字。这也是新版《故宫日历》编纂说明中称“歴”为“曆”的异体字的缘由。

“如果南锣鼓巷要向国家历史文化街区发展,对今后进入该地区的文化创意产业应形成有效准入机制。”魏鹏举建议,对于与北京历史文化关联不大的产业应进行控制,对于过于吵闹、经营模式与古街风貌不相符的,应进行管理。“传统街道景观+现代商业产品”的简单拼凑,已难以满足大众对历史文化街区的期望。此次入选的30个街区都更加注重历史文化与大众消费之间的关系,以人性化、亲民性的文化表达方式将自身内涵传递给消费者,更加注重消费者在街区的体验。

第四,《故宫日历》从1933年版到1937年版,连续出版五册。《故宫日历》是故宫前贤在动荡和战乱中坚守使命、为向民众介绍古代艺术、传统文化所作的贡献。(本版图片为《史晨碑》中的“故”、“宫”、“日”、“历”四个字)

专家释疑

张奶奶打小就在这片儿长大,她对三庙街胡同绝不仅仅是熟悉,其实更多的是一种眷恋。“每天,我都要来回走上几趟。”这位耄耋老人微笑着说,胡同里面既安静又安全,不像外面吵得慌。只要在胡同里转悠,就像在自个儿家里一样。北京文物保护协会会员陈光中表示,老北京人之所以喜欢胡同,首先就因为与高楼大厦相比,胡同之间的宽度较小,不会形成涡流,所以非常舒适宜居。另一方面,就是胡同里邻里相熟,院落间紧密相连,天然形成了一种既热闹又和谐的人文氛围。

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古文献研究专家王素:歷字使用较广,《康熙字典》载:曆,《史记》、《汉书》通用歷。因此,歷可通曆,但曆不可通歷,即“日曆”可写作“日歷”,但“歷史”不可写作“曆史”。而“歴”这一字形,从汉代、北魏到唐,一直是常用常见的写法,在秦公辑《碑别字新编》所收录的《魏西阳男高广墓志》以及黄征编《敦煌俗字典》收S.388《正名要录》中均有该字形,都作为歷的俗别字。因此,这一写法是不错的。民国时期文人爱写古字,有复古之风。民国时期的《故宫日历》出版时,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马衡先生正是古文字学、金石学大家,对古代碑帖研究颇有造诣。如果日历封面的汉隶集字有错,当时就应该不会被放过了。

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金石学和古文字学专家刘雨:历字甲骨文从歴 从止或从林从止,写作歴或歴,多作贞人名用。西周晚期金文如毛公鼎有“历至今”句,写作歴,當“经过”讲。禹鼎有“至于历内”句,“历”写作歴。甲骨金文中不见从日的“曆”字,可能是后起字。大概这个字的变化轨迹是:“歴”、“歴”、“歴”、“歷”,之后由“歷”字演化为“歷”与“曆”。如果这个分析成立的话,日曆的“曆”是可以写作“歷’的,不能算错。

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金石碑帖专家施安昌:秦汉时期通用“歷”字。清代文字学家段玉裁所著《〈说文解字〉注》在“止”部中收录“歷”字之后,段注:“引申为治曆明时之曆”。可见,以“歷”代“曆”,即以本字代引申字是不错的。此外,民国时期秦汉简帛尚未大量出土,故当时的汉隶集字多取于汉碑,而汉碑中普遍用“歷”字。像民国时期较为流行的清人顾霭吉所编《隶辨》一书中,便未收录从日的“曆”字。《故宫日历》封面所用汉隶历字,从字体风格看,与《史晨碑》、《礼器碑》较为接近。至于 “歴”字的写法,汉碑中出现很多。《故宫日历》既是日历,也是艺术品,封面采用汉隶集字并忠实于《史晨碑》原作。这是集字做法的规矩。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