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盘点:2008艺术圈冷暖表情

更新时间:2021-09-13 12:48:28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鸿煊

摘要:2008年,从华尔街刮起的金融风暴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全球,遍及石油、股市、房产等领域,近年来频频演绎神话的艺术市场也难逃厄运。牵一发动全身,市场引发的当代艺术“崩盘论”,在2008年一整年,冰冻了人们对艺术市场蹿红后急转直下、“昨夜西风凋碧树”后的种种复杂表情。纵使2008年被人

2008年,从华尔街刮起的金融风暴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全球,遍及石油、股市、房产等领域,近年来频频演绎神话的艺术市场也难逃厄运。牵一发动全身,市场引发的当代艺术“崩盘论”,在2008年一整年,冰冻了人们对艺术市场蹿红后急转直下、“昨夜西风凋碧树”后的种种复杂表情。

纵使2008年被人们视为艺术的寒冬,但这并未引来艺术上的肃杀之气,2008年的艺术圈仍然延续着种种喧哗与骚动。有例为证,2008年中,广州、上海、北京纷纷大张旗鼓地展开了自己的艺术三年展(双年展),大有轧戏叫板之意,但12月份的《纽约时报》报道,原本定于在2009年春天举行的国际亚洲艺术博览会被迫取消,下滑的经济驱散了投资者对于亚洲艺术的热情。

从年初的热到年尾的冷,2008年的跌宕起伏令艺术圈百态丛生,其中种种的冷暖表情极具深味:

面对人类大灾大难,逐渐惯于私人表达的中国年轻艺术家们能否挺身而出,于社会、于民众昭显艺术的公共性力量?新时期的艺术在表现重大题材、领导人形象上,是否能完成自我表达的飞跃?

面对广筑高台的艺术市场的一夜倾塌,中国迅速崛起的当代艺术板块,能否反躬自省走出低谷?

一个功成名就的艺术家,以“大肆放炮”的姿态赢得世人尊重后,他该如何对待自己的艺术和作品?

以上的种种纷杂是非,2008年的中国艺术家们给出了自己响亮的解答。

速冻表情:厉

人物:朱其、栗宪庭

“书象”,与当代绘画同种气质看过徐洁的简历之后,就不得不惊叹她的家学渊源。她出身艺术世家,祖父、父亲都是浙西书画名家。徐洁上世纪90年代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篆刻系,师从王冬龄等数名书家。关于“书象”的命名,徐洁坦言,这些作品虽然来源于传统书法精神,但又摆脱了书法的阅读性,她将汉字解构后重新组合,打上了徐洁标签,让这些书法作品与当代绘画的气质更为接近,更具有视觉美感,在审美意义上更进了一步。最值得一提的是,徐洁在这些作品的画面间加入丙烯等不同材质颜料,让其“书象”作品更具工艺性,在传统的黑白之外,还增加了金色、红色等色彩,形成一种充满色彩感的抽象艺术。徐洁表示,“象”就是包罗万象,呈现人生百态,而这一切,均是从一根最简单的线条开始的。著名艺术评论家孙振华对于徐洁创作的巨大变化表示惊叹,“她已经从书法的路上出走,走得很远了。她的这一批作品,有的如抽象水墨、有的如观念绘画、有的如民间痕迹很重的图案……它们色彩斑斓,不拘一格,随心所欲,汪洋恣肆。”

过去三年,中国当代艺术平均以每三个月翻一番的暴涨速度令人头晕目眩。2008年,这股眩晕仍未来得及被大多数人消化时,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带来艺术市场寒流,又带给所有人一个寒颤。

恍若“皇帝新装”的谎言被揭穿,中国当代艺术在过去3年里缔造的“天价神话”在2008年上半年如临四面楚歌。年初,纽约苏富比春季拍卖成交暗淡,张晓刚等中国当代艺术几位“天价王”作品遭遇流拍;5月份之后,国内艺术评论界兴起一场当代艺术“崩盘论”。5月以来,著名评论家朱其在博客上发表《当代艺术是否已经到了拐点?》、《中国当代艺术“谎言共同体”》等文章直陈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生态的种种弊端,其大胆敢言被人称之为勇士“檄文”,直戳向当代艺术市场的“虚幻泡影”。

“中国当代艺术是在‘天价作局’!”朱其预言,中国当代艺术资本市场第一轮整合在2008年宣告终结。作为金融危机爆发后,第一时间将矛头对准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种种弊端的评论家。朱其声严色厉的指责,并非危言耸听,2008年下半年艺术市场的急转直下,市场上种种泡沫现象犹如被朱其尖利的批驳“一针刺破”。

从10月初到12月初,衡量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行情“风向标”的3家重要拍卖公司———香港苏富比、中国嘉德、香港佳士得相继结束了他们2008年的秋季拍卖,成交“缩水50%”无疑成为本轮秋拍的关键词。香港佳士得在上半年春拍中,成交总额达到了创纪录的22.84亿港元,而秋拍只取得了11.3亿港元的成交。艺术寒流下,798画廊也纷纷倒闭……

10月初,被视为中国当代艺术“高价神话”最后一道防线的香港苏富比秋拍最终惨淡落幕。在300件中国当代及20世纪艺术作品中,流拍的作品有108件,流拍率高达36%,包括方力钧、岳敏君、曾梵志在内的一线艺术家的5件作品全部遭遇流拍。朱其等艺术评论家指出的“当代艺术‘崩盘论’”一时间甚嚣尘上,他所指出的中国艺术市场内的种种不规范、越轨暗箱操作等行为,伴随金融危机寒流来袭,被更多人清醒地看到。

栗宪庭上世纪80年代末,在中国美术馆策划的现代美术大展中,捧出了张晓刚、王广义等20年叱咤艺术圈的风云人物。但这位被奉为“中国当代艺术教父”的人物,在前不久一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冷静地提到,张晓刚等少数当代艺术大腕的发展之路,并不能代表中国当代艺术未来的正确走向。“金融危机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敲响了警钟:那些天价作品只是西方少数人把玩的高端游戏,不代表当代艺术评价的标准和出路。”栗宪庭乐呵呵地笑着说,金融危机对艺术市场来说起码是一件好事:“中国当代艺术不能成为与大多数艺术家、收藏家和大众无关的游戏。”

速冻表情:囧

人物:张晓刚、曾梵志

在近日英国《独立报》上,在一份“2008全世界最好卖”的当代艺术家名单上,张晓刚、曾梵志分别排名第5和第6,这份榜单上共有5个中国当代艺术家(还有王广义、岳敏君、刘晓东)跻身前十名。即便如此,2008年当代“天价王”们的表情,估计还是有点囧。

从年初的春拍开始,张晓刚以至少7件作品流拍的纪录,位列春拍流拍最多的艺术家之一。更囧的事情发生在曾梵志身上。几个月前的香港佳士得春拍,曾梵志的《面具系列1996No.6》以7536.75万港元成交,将中国当代艺术世界拍卖的纪录再次刷新。言犹在耳,转瞬即是一个滑铁卢,仅半年后的香港佳士得秋拍上,曾梵志早期作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最终流拍。

面对金融危机的侵袭,张晓刚等并未坐以待毙。10月30日,张晓刚在纽约大张旗鼓地举办了自己签约美国佩斯威尔登斯坦画廊的最新个人展览,亮出自己在《大家庭》系列后又一力作《修正》。佩斯威尔登斯坦画廊是美国画廊业的“巨鳄”,始建于20世纪60年代,代理众多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如安迪·沃霍尔、查克·克劳斯、莫耐特·卡茨等艺术家。作为最具价值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张晓刚与这一美国画廊巨鳄佩斯的携手,吸引了当今国际知名的艺术大腕前来参观,艺术家查克·克劳斯、建筑设计师贝聿铭,美国艺术批评家乔娜森·芬尼伯格等艺术界人士以及各国藏家纷纷前来观展。“画廊巨鳄+中国最红的当代艺术明星”,多少希望在经济危机的寒冬之下,注入一些暖意。

然而似乎事与愿违,在刚刚结束的全球第三大拍卖行菲利普斯伦敦秋拍上,张晓刚的两幅作品《血缘系列:男孩》、《20号》又纷纷流拍。2008年,短时间崛起的中国当代艺术板块受到致命打击,“泡沫”“神话”似乎一夜间破灭。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