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佛痒痒》面世 揭秘监狱百态探寻人道关怀

更新时间:2021-09-13 14:06:58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皓宸

摘要:中新网北京11月20日电(张中江)作家简明所创作的40万字长篇小说《佛痒痒》日前出版。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白描赞该书“负载了中国近50年的历史元素和民心髓质”,评论家白烨认为这是一部“非著名作家的非规范作品”。近日,由陈忠实、白描鼎力推荐的陕西籍作家简明所创作的40万字长篇小说《

中新网北京11月20日电(张中江) 作家简明所创作的40万字长篇小说《佛痒痒》日前出版。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白描赞该书“负载了中国近50年的历史元素和民心髓质”,评论家白烨认为这是一部“非著名作家的非规范作品”。

近日,由陈忠实、白描鼎力推荐的陕西籍作家简明所创作的40万字长篇小说《佛痒痒》由重庆出版集团出版。18日下午,该书作品研讨会在鲁迅文学院召开。

《佛痒痒》通过生活在秦岭北坡的宋、项、仁3个家族错综复杂的关系展开情节。主人公一出生就陷入3个家庭的命运罗网之中,青年时因失手杀人而锒铛入狱,在狱中见证了众多传奇故事。作者以淡然超脱的笔调把百多个人物的命运串联起来,字里行间渗透着人道立场的生命态度。评论家认为这是近年来又一部诞生在厚土高原上的长篇力作,白描称赞它“负载了中国近50年的历史元素和民心髓质”。

著名作家陈忠实曾评价这部作品说,作者埋藏在内心深处的“人道关怀”是核心——那些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和特殊的环境中死去和新生的各色人物,在生命本身的意义上完全平等。

评论家白烨亦认为,作者把囚犯看成有尊严的“人”来写,可以说是作品的最大突破。

简明本人对此表示,“人道关怀”就是对待生命的态度。它既不是“人道主义”也不是“人文关怀”。它应该是人性最基本的状态和要求,它是“以(人的)生命的名义,超越法律、超越道德,甚至超越现实”。

逼真描写令专家感叹:作者是不是蹲过监狱?

独此一套尚在流通齐白石一生画过的作品中,以四条屏居多,六条屏、八条屏较少,十二条屏更是凤毛麟角。据著名鉴藏家刘文杰介绍,齐白石一生共画了三套《山水十二条屏》。最早的一套,是画家还住在湖南老家时,拿它换得40亩水田,下落已无从可考;另外一套是1932年齐白石为四川军阀王瓒绪所绘,现收藏在重庆博物馆;此次亮相的这套是目前尚在艺术品市场流通的唯一一套。

《佛痒痒》这本书的后半部分,有大量关于监狱、囚犯的生动描写,一度令参加研讨的数位专家产生“作者是不是进过监狱”的想法。

简明祖籍江西,出生在西安,曾在电视台政法频道的“监狱故事”工作9年。这种特有的经历,为他写作《佛痒痒》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他表示,表现监狱生活的“逼真感觉”得益于在《监狱故事》栏目工作多年的经历,得益于自己对监狱、犯人、监狱干警较为深入的了解。

他曾和同事探访了陕西省所有的监狱,做了400多期节目。这期间采访过100多名服刑人员和几乎同等数量的监狱干警。“《佛痒痒》最初的设想也是集中写监狱,这也正是我的优势所在。”简明说。

《佛痒痒》四易其稿 成书远超创作初衷

2006年春天,简明选好素材,构思完毕。在写了几万字之后,忽然“感觉不对”。由于不断遇到人物需要“追根溯源”的情况,简明开始调动生活积累,重新构思布局,作品基调随之调整,到最后,已远远超出单纯表现监狱生活的初衷。2009年春节之前,简明完成了第一稿。随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又四易其稿,最终拿出了这部被白描称为“大彻大悟作者稀有奇书”的长篇小说。

简明对中新网记者表示,最早这部书53万字,现在是45万—46万字。在修改过程中自己确实有难以割舍的地方,但编辑说要删掉(也没办法)。

郭建华还回忆了傅小石的几件小事。“他为人低调。有次他办画展,我帮他写横幅。写完后傅老师说:‘字写得太大了,改小一点,观众看的是作品,不是来看横幅的。’还有上世纪90年代,江苏画家作画为洪灾募捐,主办方怕傅老师行动不便就没通知他,他得知后,一定要求参加。另外,傅老师每天下午3点坚持作画,我有时在场要帮他换洗笔水,他坚决不同意,拄着拐去自己换,从这个小事可以看出他对艺术创作有多认真。”

“这好比我们身上长着疮,要挖出去,但是肉体有感觉,会疼。”他说。

为何要定名《佛痒痒》?简明回答说:“有道是人人皆佛,所以书名的佛字是可以人格化的。痒痒可以当做是一种超然的态度。”

专家评《佛痒痒》:非著名作家的非规范作品

当天主持研讨会的白描表示,这一部《佛痒痒》是“意外的收获”。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因为简明“专心做记者,兴致勃勃下围棋”(简明是业余围棋六段),沉寂多年后拿出这样一部长篇,让人颇感意外。另外一个原因是,这部作品的风格,不同于任何一个陕西作家的作品,可称陕西文学的“另类”,“转基因作品”。

评论家白烨称这本书自己已经看过两遍,用一句话概括感受就是“非著名作家的非规范作品”,超出了以往的阅读经验。

白烨表示,自己今年参加几次文学评奖,大家普遍的感觉是老面孔、老故事、老写法太多。在文学面临大发展大繁荣的背景下,“创新”特别重要,这个义务和使命要落在正处于上升期的作家身上。

评论家雷达则表示,这部小说有一种“野性美”,好像“未经驯化”一般,带给人别样的生命力和陌生感。

在这次展览中,有观众将作品《低语》理解为“我们总是忽略那些为我们服务的人,如同他们是墙壁”;也有观众将作品《偷听》和《穿过眼睛》理解为“讽刺当下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加布里埃尔听后说,“我的作品总是欢迎观众拥有自己的叙事和想象,如果他们这样理解的话,那太棒了。”加布里埃尔并不喜欢别人称他为荷兰艺术家,事实上,尽管他出生成长在荷兰,但他的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比利时和荷兰混血,而他目前生活、工作在阿姆斯特丹和上海两地,他还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全球迁徙的经验令他与面目相似的现代化都市保持了某种距离,他像一个敏感而隐蔽的观察者审视着都市图景,作品《城市的秘密生活/生活的秘密城市》便呈现出不一样的视角。在这组照片和视频中,镜头被隐藏在城市的小树林和绿化带背后,近景的绿色植物几乎遮蔽了远处城市的建筑和道路,你几乎难以分辨这是柏林、东京、迪拜、纽约还是上海,完全颠覆了那种明信片式的城市理解。“我觉得这些植物好像具有超能力,自然的力量比城市强大得多,尽管我们印象中绿化总是占城市很小一部分。你看这是迪拜最高的楼,也是全世界最高的,但在植物面前多么渺小。”加布里埃尔说。另一方面,这些不起眼的小树林是城市边缘人的钟爱之处,他们习惯于隐匿在这些象征秘密、危险的灌木丛后,这也是加布里埃尔感兴趣的视角。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