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狮身人面像易,撼山寨文化难

更新时间:2021-09-13 14:46:52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兴江

摘要:近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一座高仿的埃及古文物狮身人面像引起埃及文物部门的高度关注,由于施工方未获得埃及方面的许可建造复制品,遭到埃及文物部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投诉。25日,石家庄市长城影视城的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狮身人面像”是拍摄影视剧时搭建的临时场景,目前还在建设中,拍摄完毕马上拆

近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一座高仿的埃及古文物狮身人面像引起埃及文物部门的高度关注,由于施工方未获得埃及方面的许可建造复制品,遭到埃及文物部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投诉。25日,石家庄市长城影视城的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狮身人面像”是拍摄影视剧时搭建的临时场景,目前还在建设中,拍摄完毕马上拆除。(5月25日《法制晚报》)

这些年,我国的确有一些山寨建筑,在苏州,有仿建的伦敦塔桥;在华西村,有山寨的美国国会大厦;在安徽阜阳,有山寨的美国白宫;在浙江杭州,有山寨的埃菲尔铁塔……再加上如今在河北石家庄,有山寨的狮身人面像,“山寨大军”的阵容正在不断扩大。

这些城市在山寨方面的“努力”,的确令人惊讶。以至于有外媒调侃称:“想在一下午逛遍巴黎和威尼斯吗?可以,如果你在中国。”这样的调侃,理应让一些始作俑者感到羞愧。

事实上,根据《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其中第一条和第二条分别对“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做了明确的解释与说明,而其第六条又指出:“本公约各缔约国不得故意采取任何可能直接或间接损害本公约其他缔约国领土内的第1条和第2条中提及的文化和自然遗产的措施。”中国作为缔约国之一,理应遵守这样的规定,而河北石家庄的“狮身人面像”,显然有违背公约的嫌疑。

正如埃及文物部门主席阿里·阿斯法尔所言,“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建造复制品,都侵犯了文物所在国主权,山寨版狮身人面像细节处理方面与原版差距较大,这也会导致游客对埃及古文物原貌的了解失真,也会直接影响到埃及旅游业以及连带影视产业的收入。”

此外,阿里·阿斯法尔还表示,“如果建造狮身人面像是为了拍电影为了娱乐,按照国际公约,施工方必须通知埃及方面。”这些说法,很客观也很理性。显然,埃及方面已经把道理说得很清楚了,现在就看河北石家庄方面会采取怎样的行动。当地一个“拍完后拆除”的说法,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无论是因为创新匮乏,还是因为忙着创收,山寨文化都不值得鼓励,因为其是野蛮发展的一种象征。尊重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知识产权,这是我们必须恪守的底线。遗憾的是,这些观念并没有深入人心,这导致山寨文化频出。

河北石家庄的“狮身人面像”,与一些地方盛行的山寨文化一脉相承。对这样的事情,一方面,埃及的投诉是一堂普法课,警示相关方面,应注重保护知识产权、尊重世界文化遗产;另一方面,这也应带给我们足够的警示,即一个城市的发展,到底该走怎样的路?山寨一个文化地标,还是创建一个文化地标?这本不是一个问题,但在功利发展的意识下,山寨地标要比创建地标来得更快、更简便。

因而,这样功利发展的意识,是时候纠正了。如今,埃及文物部门已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投诉,对河北石家庄而言,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赔偿要么拆除。最重要的,我们应认识并且反思,拆狮身人面像易,撼山寨文化难,要杜绝山寨文化继续滋生,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评论员 龙敏飞

争论不断的曹雪芹真正第一个系统研究《红楼梦》和曹雪芹的人,是胡适,也是他第一次把曹家和贾府联系在一起,把曹雪芹和贾宝玉联系在一起。北京晨报:因为红楼梦,曹雪芹本人也成为后来者研究的对象,对他的研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周思源:在清代,已经有不少人讲到曹雪芹本人的情况,关于他的家世、身世等,这也可以看做是最早的曹雪芹研究。到了后来,《红楼梦》越来越被人们重视,这时候就涉及到一个对《红楼梦》的评价问题,它的作者当然也是绕不过去的话题。不过这个时代的研究,相对来说都比较零散,一直到了现代红学的出现,才有了系统的研究。真正第一个系统研究《红楼梦》和曹雪芹的人,是胡适,也是他第一次把曹家和贾府联系在一起,把曹雪芹和贾宝玉联系在一起。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